云摄天下

搜索

高辉摄影作品

可盈 2016-7-12 09:53 返回列表

首 页 名家名作

高辉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河南省摄影家家协会副主席

濮阳市摄影家协会主席 

展览:

2015年《山水间》巴黎 Photo12画廊

2014年《山水间》美国Photo LA国际摄影博览会

2014年《山水间》首届 Photo上海国际摄影展

2013年《山水间》美国PhotoLA国际摄影博览会

2012年《无形》中国大理第四届国际影会

2011年《无形》中国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

获奖:

2015年《无形双语》获第十届中国摄影金像奖

2014年《山水间》获西双版纳国际摄影节优秀摄影作品提名奖

2013年《山水间》获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优秀展览奖

2012年《无形》获第四届中国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展览奖

出版:

2014年《太行无形》中国摄影出版社

2013年《山水间》限量版画册中国图书出版社

解读高辉的《山水间》

林路

 

解读高辉的《山水间》,可以有几个有趣的切入点。

首先是关于宽画幅——教科书上说:使用全景宽画幅拍摄风景是非常有效的。宽画幅所提供的视野,很适合人类眼睛的左顾右盼,尤其是面对宏大的风景时,我们的目光习惯于平行地扫描,而宽画幅可以让眼睛有更多的浏览时间。然而,宽画幅的视觉营造是有一定困难的,需要更为细心的观察,以满足画面每一部分的苛刻要求。成功的关键就是跨越整个画面都必须有一定的兴趣点,要避免出现大面积浓密的阴影以及大块面毫无特色的色彩,因为这些元素可能造成画面的不平衡。对于宽画幅所产生的视觉活力,我们可以有很多控制的方式,尤其是我们可以从电影摄影师那里汲取营养。当地平线的空间位置有许多吸引人的元素,将其组合在一起构成宽画幅就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当然,高辉还凭借其智慧的灵感,从中植入一些东西,在补其不足的同时,又让宽画幅的灵性有了质的飞跃——这点留在后面详细论述。

从摄影史的开端,我们看到了宽画幅的魅力——全景照片,包容万象,还有:观点。正如摄影人利特雷所说:要看到所有的事物,每样东西都应被浓缩进一个空间,一眼就要可以囊括全部——早期的摄影是这样观察的,也是这样操作的。其实再早一些,在摄影诞生之前,宽画幅的魅力就早有所闻:古波斯帝国都城波斯波利斯,宫殿中的大厅,每层楼梯上手持武器的勇士雕像,保卫达利斯的安全哨兵——这就是典型的全景宽画幅视角。源氏物语中的爱情冒险故事,分卷构成的连环画卷——这也是全景的视角。同样是中世纪,英国的贝叶挂毯内描绘诺曼底入侵事件的传奇,长度超过68米的彩色羊毛壁画——这仍然是全景的视角。接下来,1845年,德国的一名技师成功地为银板照相法发明了全景相机,并由马顿斯推动发展了这一技术。后来的继承者们都曾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拍摄尽可能长的画幅照片,包容天地间尽可能多的灵气。直到镜头可以旋转,相机能够移动拍摄,摄影师甚至不用自己不停的运动,也能接近电影一样拍摄壮阔的全景。上世纪的人们曾经为全景宽画幅而着迷、惊讶、甚至震惊。因为它能够如此精确地记录现实,逼真地再现人物,同时超长比例的画面又能让观者的视线连续运动……

确切地说,一张宽画幅的全景照片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空间被无限拉长,然后突然被限定和定格——这就是摄影本源价值所在。高辉选择了这样的表现空间,其实也就是选择了摄影本体语言中最为精妙的部分发扬光大,或者挪用了数千年来中国画散点透视的精髓,这绝非虚妄之词!

接下来我们看到,宽画幅的全景为高辉的山水奠定了一个宏大的基调,诚如高辉所说:“站在高原的山峰上,不仅找到了自然的高度,也领略了精神世界的巅峰,人生壮阔的生命景观由此打开。”

帕斯卡在《沉思录》中这样说道:“人类有怎样的奇思怪想啊!那是多么创新,多么可怕,多么混乱,多么矛盾,多么了不起!他们高高在上发表评论,他们是没有思想的地球寄生虫,他们是真理的汇集,是怀疑与谬论的综合,他们是宇宙中美丽与丑陋的共同体。”从这样的悖论出发,我们倒可以真正领略到山水间的迷人魅力。因为这个世界,正是在悖论中生长的,高辉的宽画幅山水人物图卷,其实也展现了彷徨不定的思绪,从而错落成山水间的奇思怪想,将唯美的世界剥离开来,注入了崇高的力量,又留下了疑惑的悬念!

我突然想起一位评论家对捷克著名摄影家寇德卡宽画幅作品的评价——“我宁可旁若无人,无视任何信息或先前就存在的观念,直接进入他那些风格独特的影像内部。也许我所了解的古往今来的摄影家,很少能像寇德卡这样,在桌子上摊开如此全景画面的摄影作品,展现出丰富的多样性,包括构图的技巧,自由安排的元素。尽管摄影家本身常常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但是他的作品却始终保持一贯严谨的特性,每一个框架都是精心构成的,从而为他的主题带来了真实的、强烈的、最为意味深长的切合实际的表达意味。”其实高辉的实践,也正在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努力着,也同样能够带给观众深深的震撼!或者说,从中可以窥探摄影家处心积虑的思维轨迹。

高辉说:“这或许就是一种高原的精神,一种居世界之颠让庸人哀叹不及的气质。攀上高原之巅是需要勇气的,而敢于创造生命高度景观的勇气,就能领略到高度给你的视野与辉煌气度。而拥有了这种精神品质,我们便会拥有包容之心,我们的灵魂就能沐浴在神山圣水的洗礼之中,享受这自然博大境界的熏陶和启迪。”接下来,站在这样的高度,横向移动你的视野,恰到好处地安置你对高原所有的热爱,尤其是常常借助夹缝中的对称构图,恍如天地间缓缓展开的帷幕,抒发了对人生莫名的感慨。

评论家德尔佩幽默地说过:有一种流传的说法,将摄影家称之为掠夺者。这样一个直率的比喻让人联想到等待猎物的记者一直在搜寻稀有的瞬间。如果说高辉的目光是犀利的,一点不错。但是这样的词汇也许还不够准确。也许更为准确的形容,就像史前的猎人,为野牛、驯鹿所设置的陷阱。他并不试图去解释什么,但是的确在观看、取景、隔绝什么,靠近主体,孤立其相关的联系,使其独立存在。那些刻满经文的巨石,那些傲然千秋的佛塔,那些深黑色牦牛、马匹的身影,在一片湍急的激流中,在一片云雾的舒展间,在一道微光明灭之处,凸显了人格的力量,进而在山水交响乐中,使得“自然万物,秉性相通,人性亦然”。

其实当代摄影作为艺术的传媒工具,在现代社会中已经普及到每一个层面,同时也引发了一个关于摄影美的讨论。其中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唯美”是一种境界,一种很高很高的境界,一种难以达到的境界。从低层次上说,中国摄影一以贯之的“唯美”摄影空间对于推动全民族的摄影创作热情来说,无疑是利大于弊的。但是应该引起我们重视的是,当今中国摄影界缺乏思想深度的唯美的轨迹,导向的不是摄影的高层次,而是浅层次的无意识徘徊,结果反而距离“难以达到的境界”更远,甚至是南辕北辙。然而高辉的实践价值就在于:将唯美的力量推向极致,自由挥洒心灵的色彩,力求寻找可能的深度,就是我得到的第一印象,也是挥之不去的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所擅长的“植入”的手段,将唯美巧妙地推向了观念的境界。这让我想起了画家吴冠中20多年前在一次研讨会上说过的话:“我们这些美术手艺人,我们工作的主要方面是形式,我们的苦难也在形式之中。不是说不要思想,不要内容,不要意境;我们的思想、内容、意境……是结合在自己形式的骨髓之中的,是随着形式的诞生而诞生的,也随着形式的被破坏而消失……”80年代“形式美”的讨论使人们开始重视艺术语言本体,使艺术家们意识到,在现实主义以外还有其他的许多东西,有些本来就潜在于人的内心里,现在可以激发出来了,在高辉的实践中得以体现。

说的远一点,美是一个永恒的命题,艺术家对美的追求也是顺理成章。自从摄影术诞生之后,尾随着画家步履姗姗来迟的摄影家自然也将美作为终极的追求目标。然而对于美的定义,在整个美学史上莫衷一是。比如有美的“主客观统一论”、美的“纯客观论”以及美就是“人化的自然”等等不同的观点。其实柏拉图早在《大希庇阿斯篇》中就已强调把握美的本质是有难度的,因而不得不引用一句古谚:“美是难的。”甚至在当代美学领域,“美是可疑的”、“美的泛滥”也已经成为一种警示。高辉的努力告诉我们,美和崇高的照片是如何在恰当的时机中才能完成。通过这些画面,也让我们发现自然中栖居着多么巨大的诗意,或者说是拍摄者的洞察力将其深深地凝聚在一起,从而转换成更大的表现力,更多的热情,更为细腻敏感,常常因此而变得崇高,甚至可以说进入了观念摄影的层面。

顾铮在《观念摄影与中国的摄影之我见》中曾说:“观念摄影打破了关于摄影的传统定义,使历来的影像标准发生动摇。它给摄影家以一个参照,证明摄影其实是一种极其自由的媒介,同时也预示了影像价值标准多元化时代的到来。它在另一个意义深长之处是作品发表渠道的多样化,专业摄影杂志无法决定观念摄影家的命运。同时,它也促使摄影家认识到摄影可以是目的与手段两全的表现媒介。因为观念摄影引起对摄影自身的关注。它使人深思,摄影究竟是什么?摄影作品的概念是否需要改变或扩充?摄影是不是只是所谓的摄影家所独有的一种艺术形式?”

从这时候起,也许就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所认知的摄影与图像关系——摄影已不再仅仅停留于记录对象,而俨然成为探索世界、讨论问题的媒介。这也是当代艺术中的摄影与传统摄影的区别所在——前者是make photo,艺术家按事先设计的方法和程序拍摄、制作图片,以讨论问题、阐述观点,强调方法和观念的重要性;后者是take photo,拍摄者将主要精力用于发现、等待、记录世界的瞬间。于是在更宽泛的空间,我们看到,艺术家通过作为当代艺术的摄影在视觉与精神中探索时代、人性、媒介本身的密语。

是否可以结合高辉的作品对当代观念摄影做一个相对清晰的解释:当代观念摄影是在20世纪60年代以后呈现的一种摄影形态,它在现代摄影对表现形式多样化和极端化探索的基础上,介入了对当代各种政治和社会议题的讨论,并且在表现手法上更多地从拍摄照片进入制造照片的层面,从而更好地将艺术家的观念通过和社会的对话进入当代生活。高辉的影像“植入”过程,既植入了他对艺术创造的热情,也植入了他对自然与人的话题和由此引发的思考。

回过头来再一次浏览这些画面,我们世界中的一切,每一个生活的切面,每一块石头或是滴落的水珠,甚至四周的空气和光线,都折射出和反映出上苍的荣耀和风范,唤起我们的惊叹和赞美。通过镜头,我们可以通过唯美的极致构成生命与自然完美融合的一部分,也可以突破唯美的局限找到更多元的创造空间,只要是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份感动,自然也能感动更多的芸芸众生……还是高辉说得好:“大自然的山水似乎不仅仅只有天地的美景,由于有了人类的造访与欣赏,人生的履历由此而拥有了一段不可复制的精神财富。”

山水之间,自然无限,人生阅历,记忆永恒——这也是高辉说的!
































关注方法:

1、打开微信二维码扫描并关注。

2、打开微信,点击“+”选择“添加朋友”,输入"云色视界"或"yunseshijie"进行搜索并关注。

北京云色影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YUNSEYINGXIANG.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